Products

products

欧亿怎么样_来杯太空鸡尾酒!近地轨道品酒简史|地球|酒|太空

TIME:2022-07-30

Product

Ʒ

发布时间:2020-12-09 11:00:18

原标题:来杯太空鸡尾酒!近地轨道品酒简史|地球|酒|太空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2月9日消息,2019年11月初一个寒冷的早晨,美国诺斯洛普·格鲁门公司的安塔瑞斯火箭(Antares)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位于弗吉尼亚州的瓦勒普斯飞行设施发射升空。这是一项飞往国际空间站的常规货物补给任务,但位于火箭顶部的天鹅座宇宙飞船(Cygnus)却包含了一些相当不寻常的载荷。飞船的货舱里装着十几瓶波尔多红酒,每瓶酒都被放置在特制金属罐内。这不是葡萄酒第一次离开地球,但却是迄今为止把酒送入太空数量最多的一次。

“太空货物无限公司”(Space Cargo Unlimited)与欧洲多所大学的世界知名研究人员合作开展实验,希望了解太空环境对葡萄酒的影响。

  然而,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们并没有在轨道上开怀畅饮的计划。这箱红酒是以科学的名义被送上太空的。这次发射标志着卢森堡初创企业“太空货物无限公司”(Space Cargo Unlimited)计划进行的6项实验拉开序幕。该公司与欧洲多所大学的世界知名研究人员合作开展实验,希望了解太空环境对葡萄酒的影响。这些实验被称为“WISE任务”,将涵盖葡萄酒生产过程的所有方面。这批葡萄酒将在今年晚些时候返回地球,届时将揭示微重力如何影响葡萄酒的陈酿过程。这一过程中会发生化学反应,使单宁分子连接在一起,形成越来越长的链。

  为什么要在太空中研究酒?

  “通过研究葡萄酒,我们发现了细菌的存在,并了解了使生命科学发展到今天的许多东西,” 太空货物无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尼古拉斯·高梅(Nicolas Gaume)说,“在很多方面,我们正在回归现代科学的根源。”尼古拉斯·高梅指的是他的同胞、法国生物学家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的开创性实验。当时巴斯德受拿破仑三世的委托,研究葡萄酒变质的原因。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是细菌生长导致葡萄酒变酸,可以通过加热来应对。他随后创立了著名的“巴斯德消毒法”(以60至65摄氏度做短时间加热处理以杀死有害微生物),应用在各种食物和饮料上。

  尼古拉斯·高梅认为,自己公司进行的葡萄酒实验可能为太空时代的生物学带来同样重要的突破。他指出,葡萄酒之所以令他的研究小组感兴趣,是因为这是一个多成分系统,涉及到植物和微生物在一个高度受控的环境中相互作用。通过将这些成分送入太空,地球上的研究人员就可以研究失重如何影响造就葡萄酒的复杂生物过程。“重力是生命在过去45亿年里唯一没有改变的参数,”尼古拉斯·高梅说,“因此当你在没有这一关键参数的情况下,在太空重建地球环境时,会给生命带来很大压力。”

只关注科学将会错过在太空中研究酒精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几千年来,酒一直是人类饮食和社会交往的重要内容。

  迈克尔•勒伯特(Michael Lebert)被尼古拉斯·高梅描述为欧洲最杰出的太空生物学家之一,他也是研究团队的一员。他们还希望通过研究微重力对葡萄藤和酵母的压力影响,获得重要的见解,从而帮助科学家理解植物和微生物将如何应对快速变化的气候。

  太空货物无限公司的第二个实验是将一些葡萄树的愈伤组织(葡萄树切开后形成的用于培育新葡萄藤的白色组织)放在含盐的培养皿中,模拟干旱环境的影响。这些培养皿后来随“蓝色起源”(Blue Origin)公司的新谢泼德火箭(New Shepard)进行亚轨道飞行,在返回地球前经历了几分钟的失重状态。研究人员希望,通过将这些葡萄藤愈伤组织暴露在极端的微重力环境下,可以使它们更有效地应对咸水环境中相对温和的压力。

  尼古拉斯·高梅说:“我们想让这些植物暴露在压力下,以自然激发它们的耐受性。”他还指出,尽管研究小组还没有公布实验结果,但这些太空中的组织表现出了与地球上对照组“非常不同”的反应。

  今年3月,借助SpaceX公司的猎鹰9号,太空货物无限公司向太空发射了320根梅洛葡萄和赤霞珠的长枝,并在国际空间站停留了6个月。今年秋季晚些时候,这些长枝和瓶装酒一起返回地球,由研究者进行分析。接下来是葡萄发酵实验。“发酵是地球上许多食物重要的制作步骤,”尼古拉斯·高梅说,“通常而言,酵母对生命科学和食物系统有很大价值,因此这将是一个关键话题。”

有人认为啤酒很可能是第一种在太空中制造的酒精饮料,因为它的制造过程步骤更少。

  在一年的时间里,太空货物无限公司已经使太空酿酒的研究大为提速。不过,他们并不是唯一一家对太空佳酿感兴趣的公司。在去年该公司的红酒箱被送上国际空间站时,站内已经在进行着另外两项与酒有关的实验。日本三得利酒厂(Suntory)推出了一项关于微重力如何影响威士忌陈化过程的实验,目前实验已进入第4个年头。另一项是由百威公司进行的大麦实验,这也是这家啤酒巨头的第4次空间站任务,被视为其在火星上建立第一家啤酒厂的目标的一部分。

  人们很容易将这些实验斥为宣传噱头,但每个公司——更重要的是还有NASA——都坚称它们具有真正的科学价值。微重力环境可能对植物和微生物产生各种各样的奇怪影响,这些影响的程度如何,我们才刚刚开始了解。例如,库尔斯啤酒公司(Coors)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借助航天飞机进行的实验表明,微重力似乎加速了酵母的某些生物过程。如果科学家们能了解这些过程发生的原因,他们就能对微生物进行生物工程改造,以复制太空环境的影响,从而使地球上的发酵过程更加高效。

  太空中的辐射也会对植物造成伤害,如果宇航员希望在其他星球上种植可供饮食的农作物,了解辐射的影响就非常重要。

  然而,只关注科学将会错过在太空中研究酒精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几千年来,酒一直是人类饮食和社会交往的重要内容。随着NASA和其他太空组织开始策划长期的月球和火星任务,这种物质享受对于确保宇航员的心理健康只会变得越来越重要。他们花费数年时间远离自己的星球家园,在可以想见的最恶劣的环境中为生存而战,因此当他们想要放松一下,或者喝一杯好酒庆祝一下,就像他们回到地球之后一样,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作为法国人,我们与食物和酒有着特殊的关系,我真心认为,酒对于社会化以及我们人类彼此的联系是非常重要的,”尼古拉斯·高梅说,“一般来说,在太空中,红酒和酒精可以重新建立起我们在地球上拥有的那种联系。”

  太空禁酒史

  只有一个问题。长期以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其他空间组织都禁止在太空饮酒。这并不是因为担心如果允许宇航员携带酒饮进入太空,他们就会突然间变成流氓。官方的说法是,禁止酒类进入轨道是因为其主要成分乙醇是一种挥发性化合物,可能会对航天器的硬件造成严重破坏。尼古拉斯·高梅说:“将酒精带入空间站是非常复杂的一件事,因为空间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环境。”在国际空间站上不仅禁止使用开放式的酒饮容器,也禁止使用其他富含乙醇的产品,如洗手液和外用酒精。

  然而,“探索火星公司”(Explore Mars)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卡伯里(Chris Carberry)并不认为这项禁令完全是出于安全考虑。卡伯里也是《太空中的酒精》(Alcohol in Space)一书的作者,他在书中对这一主题进行了权威的阐述。“我认为NASA在很大程度上是担心公众会将此视为危险之举,或者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他说,“社会上有很大一部分人天生就反对酒精。”

  但NASA并不是一直都这么严格。在载人航天计划的早期,宇航员们经常在发射前把少量的就藏在飞船里,用来捉弄彼此。当瓦尔特·施艾拉(Wally Schirra)在1962年作为NASA水星计划最初的七名宇航员之一进入轨道时,他发现有人早在发射前就把一包烟和一小瓶苏格兰威士忌藏在太空舱里(施艾拉一直等到安全返回地球后才开始放纵自己)。在阿波罗8号执行绕月任务期间,宇航员迪克·斯雷顿(Deke Slayton)在节日餐箱里藏了几小瓶白兰地。这一切都是为了好玩,但阿波罗8号的指挥官弗兰克·博尔曼(Frank Borman)却不喜欢。“我一点也不觉得好笑,”他后来说,“要是我们喝了一滴那该死的白兰地,那玩意就会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就都会怪罪那些白兰地。”

NASA直到1972年才正式禁止将酒带上轨道。

  NASA直到1972年才正式禁止这种将酒带上轨道的胡闹。当时,该机构正准备发射“太空实验室”(Skylab)的第一个任务,这是一个小型空间站,被设想为宇航员“远离家园的家”。在为宇航员准备食物的过程中,NASA的食品科学家查尔斯·布兰(Charles Bourland)负责为一顿节日晚餐挑选葡萄酒。他最终选择了雪利酒,因为这种酒在发射过程中被剧烈摇晃过之后,味道还是很好。然而,当雪利酒将被送往天空实验室的消息开始在媒体上流传时,NASA的官员们嗅到了其中酝酿的公关危机,于是就把它从菜单上取消了。官方给出的理由是“这种饮料对营养和均衡饮食而言没有必要性……会带来不必要的开支……并将导致对太空实验室计划的负面批评。”

  从那以后,在太空中饮酒就被禁止了。但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与NASA的规矩相比,酒精在俄罗斯的太空计划中一直占据着突出的地位——尽管从技术上讲,俄罗斯航天员也禁止饮酒。与人们普遍认为的相反,俄罗斯航天员的酒饮选择是干邑白兰地,而不是伏特加。对俄罗斯许多最优秀的太空探索者来说,在太空之旅中获得酒精的慰藉有时需要花费很多心思。他们把瓶装干邑白兰地装在掏空的书本里,或者在塑料饭盒里装满酒,然后贴上果汁的标签。他们甚至在发射前进行严格的节食,这样他们就可以把瓶子偷运进太空服,同时还能满足体重要求。

  很多年来,俄罗斯官方一直都知道航天员的饮酒习惯,但对他们的做法几乎视而不见。当然,俄罗斯航天员们并不是为了在太空中寻求喝醉的感觉。大多数情况下,航天员们会在与其他机组成员的社交活动中,或者睡觉前少量饮用干邑白兰地,作用相当于美国宇航员使用的药用镇静剂。卡伯里在他的书中引用了一位俄罗斯卫生部官员的话,后者对这种做法表示赞同,他说:“在轨道上,人们会出现非常艰难的情绪状态。如果他们睡前喝上5到7克白兰地,我是支持的。”

  美国宇航员和俄罗斯航天员在太空中已经并肩工作了几十年,原先是在俄罗斯的和平号空间站,现在是在国际空间站。尽管俄罗斯航天员以私运而闻名,但NASA的宇航员并不拒绝分享这些战利品。“NASA会告诉你,国际空间站上没有酒精,”NASA宇航员克莱顿·安德森(Clayton Anderson)告诉卡伯里,“但作为一个在那里生活了5个月的人,我可以告诉你,这是假的。”

  NASA不希望宇航员在工作时喝酒是可以理解的,即使只是偶尔为之。宇航员们的工作是全天候的,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以应对在太空生活和工作的严格要求。如果出了差错,喝醉的宇航员可能会是一场灾难。关键在于适度饮酒——只要小心管理,酒精可以用于许多其他压力大且相对危险的工作中。卡伯里在他的书中指出,驻扎在航母上的法国士兵被允许每天在船上酒吧喝上一杯;在南极过冬的研究人员,因为受到长期隔离空间的影响,也可以每周以酒佐餐一次。

  “他们并没有完全禁止饮酒,我认为这是正确的做法,”卡伯里说,“建立一种制度来防止人们每天饮酒超过一杯,看起来是完全合理的。”

  如何优雅地在太空中饮酒?

  此外,正如卡伯里指出的,时代正在变化。SpaceX公司、蓝色起源公司和维珍银河公司等私营公司目前都在从事将人类发射到太空的业务。在这些乘客中,有许多是不受NASA禁酒令限制的私人顾客,他们很可能想在太空中举杯庆祝自己的冒险经历。但这也指向了一个更根本的问题:在没有重力的情况下,喝酒很难。在太空中,液体会自然地变成球状,四处漂浮。如果没有合适的设备,喝酒将成为一个挑战。

  通常,宇航员在太空中使用饮料袋和吸管来饮用不含酒精的饮料。没有理由说这种方法不适用于葡萄酒和烈酒,但是用吸管来喝霞多丽,可能并不是一个很吸引人的画面。啤酒则完全是另一回事。在低重力环境下,碳酸会从啤酒中分离出来,打开瓶盖时会产生气泡。

  问问百事可乐公司就知道了。他们花了1400万美元,为太空环境设计了一款可乐。结果宇航员们报告称,这种可乐的味道糟透了。

  幸运的是,我们有很多创造性的解决方案,可以在太空中复制地球上饮酒的体验。例如,法国的一家香槟公司Maison Mumm与设计公司Spade合作,设计了一款太空香槟瓶,能把香槟泡弹到玻璃杯里。苏格兰威士忌生产商百龄坛(Ballentine’s)设计了一款零重力下使用的威士忌酒杯,酒杯中具有一系列小通道,可以直接将酒送到宇航员的嘴里。这两款产品都还没有在太空中进行过测试,但Maison Mumm公司在短暂的失重抛物线飞行中试验了香槟瓶,结果很令人振奋。


  对于在太空中品酒的未来,另一个紧迫的问题是如何把酒送到太空。将几百克物质送入轨道需要花费数千美元,将其送到另一颗行星则需要花费更多。如果未来的火星居民想在这颗红色星球上喝酒庆祝,那他们要么必须支付高价进口,要么只能自己酿造。“我认为啤酒很可能是第一种在太空中制造的酒精饮料,因为它的制造过程步骤更少,”卡伯里说,“葡萄很难打理,酿造葡萄酒也更加复杂。”

  任何前往火星的科学家应该都知道如何把糖、水、酵母和大麦变成啤酒,但这些原材料可能在一开始就太过珍贵,不可能为了开怀畅饮而浪费掉。卡伯里认为,未来的火星居民还是很可能会尝试一下。他指出,20世纪90年代参加生物圈2号实验的准宇航员们,在被关在设施内几个月后,就开始用发酵的香蕉酿酒。卡伯里说:“我敢肯定,在那种环境下呆了那么久,他们都会很想喝一点劣质的酒精饮料。”

  对于酒的质量,月球和火星上相对较高的辐射剂量和较低的重力会如何影响地外酒的味道,这一点尚不清楚。火星表层土的风土环境会给当地葡萄园酿造的葡萄酒增添令人愉悦的风味吗?月球上的冰在融化之后,是否能酿造出像样的印度淡色艾尔啤酒(IPA)?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无论如何,目前在国际空间站上进行的这些开拓性实验将是找到答案的第一步。(任天)

原标题:来杯太空鸡尾酒!近地轨道品酒简史|地球|酒|太空

关键词:地球,太空

转载请保留本文网址: http://tech.shaoqun.com/a/304788.html
上一篇: 磁性的太阳,到底还有多少谜尚未揭晓?|太阳|黑子


下一篇: 48人吃海鲜集体食物中毒!小心这种细菌!|副溶血性弧菌